Skip to content

喀什印象

Posted on:August 22, 2023 at 11:49 AM

man wearing black and white cap close-up photography

这篇算不上游记,只是我写在 notion 和在车上用 apple notes 记录的只言片语,所以起名印象。回家后改了改错别字,直接贴在这篇文章里了。根据我之前的经验,如果游记不在回家第一时刻写完,后面完成的概率几乎为零。所以先写完,再改进。文字会承载当时的心情和感触,最简单的文字也会帮助你回顾当时场景,甚至回想起当时的嗅觉触觉。如果这些最基础的文字丢失了,那段经历仿佛就像笼上了一层薄纱,再也记不真切了。

周四,第一天,出发。

早上四点半起,赶 7 点飞机。 刚起床收到延迟 3 小时的消息,但是航旅纵横更新较慢,说即使延迟还是要按时到登记口,我们还是按时出发了。坐上了车,航旅纵横才更新。 在机场吃了早餐,在椅子上躺着睡了个回笼觉。

北京到喀什坐左侧 A 座,经过乌鲁木齐以后可以看见天山山脉的雪山。 4 点到喀什,去挑选旅拍的衣服,之后入住丽笙。 去喀什古城逛街,异域风情,烟火气,人很多,十点天还没黑,回宾馆休息。

周五,第二天。

早上七点半起,去化妆,到 11 点。 出发拍摄。 早上古城,拍完 1 点半,开车去白沙湖,拍第二套,拍完四点,去内江饭店吃午饭。 吃完午饭往慕士塔格开,拍小溪流,公格尔峰,慕士塔格峰日照金山。 牛群,驼队都来这篇溪流喝水吃草。 日落下景色非常美。高原风大,紫外线强烈,doris 穿着露肩的婚纱冻得直哆嗦。

一天跟打仗一样,早上七点半,到晚上十点半日落结束,十一点吃上饭,11 点 50 吃完,12 点半回到宾馆,住慕峰旅游大酒店,洗漱,晚上两点 10 分睡。

周六,第三天。

早上八点半起,九点半开始化妆,11 点半出发,还是内江饭店吃早午餐。 饭后出发,去克州冰川公园,后来查了下才知道是我国海拔最低的冰川,2804 米。 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,是中国最西边的自治州(地级市),喀什市最西边的城市。 “克孜勒”是红色,“苏”是水。 “柯尔克孜”是民族的自称,也是其他民族对该民族的称呼,国外同源民族被汉译称作“吉尔吉斯”。

拍照的地方是一片草地山坡,背后就是冰川,有点像《音乐之声》的场景。 终于拍完婚纱照,又搞定一桩大事,回到宾馆有种脱力的感觉,又累又饿。 晚上去吃苏莱曼小烤肉,团子面很好吃,香菜清新,羊肉不膻,面条不坨有劲道,汤很清淡。 喝了两瓶乌苏,头疼的厉害。 走到人民广场,门口有武警荷枪实弹站岗。 晚上打篮球羽毛球的人很多,很热闹。散了会步,打车回宾馆。 几天没休息好,明天回家。

周日,回家。

早上飞机延误,刚好顺道去买些干果。 然后去食光老街,吃白公羊菠菜拉面,到了服务员说 11 点 20 才有拉面。我说现在就 11 点了。她说是新疆时间。我问那还要多久,她说 2 个小时。 吃了香香手早餐,玉米面条,八宝羊肉糊糊,点了白公羊的烤包子。

飞机快到北京天气不佳,盘旋了 40 分钟。 国行的飞机一定要坐摆渡车。 到家 9 点半,收拾行李。

零散记录的一些喀什印象。

喀什人比较乐观,至少和去西藏的感觉不一样。有玩乐器的,喝茶的,街边发呆的,但脸上的表情大多比较从容放松。西藏总给人一种严肃紧张迟缓的感觉,可能是海拔太高的原因。

台球厅特别多,有点类似内地的网吧 ktv,可能是喀什青年的第一休闲娱乐活动了。

小孩多。不管是古城还是广场,总有三五小孩结伴玩耍。这种放养有点像我们小时候,没有大人照看,玩完自己回家,好像天经地义的事。

警察多,警务站多。随处可见警察执勤巡逻。周五中午我们经过学校,学生鱼贯而出,校门口还有拿着冲锋枪站岗的警察。加油站的保安也会穿着类似黑色防弹衣的外套。我们开车去奥依塔克镇,靠近塔什库尔干县,镇上大的超市,公安机关,邮局等机构门口都有厚重的防撞栏。

风沙大,建筑多是土黄色,冰川多,融化汇聚顺流而下,自然也不缺水,绿植也多,瓜果大。我们呆的几天一直雾霾严重,灰蒙蒙的一片。但是北京 aqi 如果到了 500 可能就会感觉非常难受了,但是在喀什体感没那么严重,呼吸感觉不像在北京。

在南疆高德似乎不如百度地图好用。高德在喀什的精度很低,很多 poi 只能主动搜到,在地图上查看时看不到。同样 zoom 高度下,百度展示的 poi 更新更全。比如我们有一晚住的慕峰旅游大酒店,在高德上就搜不到。

这周是我和女朋友在一起的一周年,有时候感觉像做梦一样,人生真奇妙。